今天做骨骼稀鬆檢查,一切正常(以年齡來說),在阿姆斯特丹的Anne說:你看雞年就不怎麼吉,我認識的兩個好友你跟克里斯都骨折,另一個住巴黎郊區的朋友事情更多

 

有時很理性的Anne,偏偏評段私己事卻武斷感情, 不過這次輕易的兩個骨折,對不生病我,

 

只能說真帶點不解的神秘色彩。

 

倒是也讓我具體而微地看到法國整體的醫療體系和社會福利系統的交織結合

 

最先要說的是, 法國人健康疾病息息相關的有兩個保險:之一是社會福利保險,之二是:私人或職業的集體保險(一般叫Mutuelle ), 前者大約就是像台灣的全民健保,後者則是民間的

(私人的)醫療保險,以我跟Mike這樣57~62 ,我們每個月要繳付約220 歐元,大約就是7500~8000台幣了

  

 保險範圍太廣泛,但以這次的骨折來說,包含醫療費,救護車,護士居家服務,醫療器材,所有費用全包含了

 

再來談談整體醫療體系,現在才知道“家庭醫生”的角色,在法國是整個醫療體系和個人健康的靈魂人物,就好像是電腦的主機系統一樣,所有個人疾病,不管大小全部都從這個主機

中心發送出去,而所有發送出去的外圍重要專科治療,一旦完結一個療程後,所有的治療資訊和情報,也一一地回到這個主機系統一起統合

 

比方說,當現場骨折的事件發生後,我們立即去看我的家庭醫生賓納佛,因為事情還是有點緊急,他立即寫轉診單把我送到城裡大型醫院的急診室,急診室立即處理我的兩個骨折石

膏以及手術

 

當我的石膏拆解後急診室就直接轉診到醫院的骨科,這期間的數次的X光復檢,也都由醫院的骨科醫生負責,但我還是注意到了,骨科醫生每次複診後,總會用對講機很完整的復述

我的“病情”,起先我也不甚瞭解,對講機所傳送出去的平台是哪裡?對講機是語音直接轉換成文字嗎?

  

當我再次回到我的納佛醫生那裡,跟他說我想做骨骼稀鬆症檢查時,他邊從電腦讀著我的病例,一邊點頭同意,也就是說他對這期間發生的事已經聊如指掌了,“好,如果真如此,

我們來看看該怎麼樣治療這個問題!” 說著開了另一張給私人醫療檢驗中心的轉診單。

 

所以,我的猜測應該沒錯,骨科醫師已經將我這期間的“病歷”已對講機紀錄,電腦將語音轉換成文字系統,透過系統平台即時轉到我的家醫哪裡了。

 

同樣的,今天做完某種電子儀器檢查骨質稀鬆後,電子儀器專科醫生也以同樣的方式將結果傳送給賓納佛醫生

 

就連我的鄰里復健師,在復健過程說我有輕微的??症,還真是聽不懂,也說會打電話給賓納佛醫生告知一下(私人的復健診所,可能沒有那麼精密的忘錄系統,所以直接打電話)

 

難怪,每次到不同的地方做任何大大小小的療程,幾位醫療單位或專家,第一件問的就是:你的家庭醫生是那一位?然後也未多加詢問住址電話等,似乎這是他們理所當然的口袋名

 

 可見這整個鉅細彌遺的醫療體系是個多麼完整的連結網,想像起來還真像是科幻電影?而事實上,我就是醫療體系裡的一個號碼?

 

然後再付費上,這個密密麻麻的連結網又與兩個保險系統直接銜接上,就好像這次在大醫院裡,進出無數次,從整石膏到手術,X光檢驗,拆石膏到專科醫生複診等等,我的手裡卻

未經手任何金錢,至於私人檢驗中心,診所,護士站,復健師,我則必須先付費,然後部分由社會醫療保險和私人醫療保險分攤償還到我們的戶頭裡

 

除了這樣環環相扣,系統十分完整的醫療體系之外,卻也存在著感覺十分懷舊復古,很有人情味的鄰里護士站,以及小型私人復健中心

 

護士站對我而言真是個新體驗,我們的村長太太跟朋友兩人就合開一個鄰里護士站,小工作室設在鄰村,除了一週固定一兩天上午為約訪的人做抽血服務外,其餘時間她們就開車繞

村做個別的居家服務。輕熟女的村長太太說每天可以跑四,五十家,打針,換藥等護理工作,即使這樣像蜜蜂一樣飛到東飛到西,她還是會駐足閒聊,“你知道,有些讀居老人家一

天可能只有我跟他們說說話!” 真是善良的女生

  

以這次行動十分不便的經驗,深深感到這樣到府服務,真的是十分貼心,方便有彈性以及很有人情味的醫療輔助系統

 

辛苦雖辛苦,但兩人隔週輪流七天任務,一個月個輪到兩週的休假,可以完整的陪伴小孩,也挺好。

 

至於私人復健站,因為需要用到器材,則是固定的地點,然小中型都有,之前去過一個大約有四五位復健師,這次這家則是一人服務,偶而有一位助理協助,對於行動不便的人,也

有出診服務

 

而以上兩者也都同樣納入上述所提到的社會福利保險以及私人醫療保險之中,以我這次的經驗,兩者同樣都是全部給付的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jiaojiao巴黎民宿

jiaojia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